收获的季节,美国豆农忧心忡忡

亚美娱乐平台

2018-10-09

  美国中西部农业州俄亥俄州正迎来大豆收获季节,但美国政府挑起的对多国的贸易摩擦仍未见缓解迹象。 在外部反制措施下,美国大豆市场前景黯淡,俄亥俄州的大豆种植户忧心忡忡。   新华社记者近日在俄亥俄州实地走访,深切地感受到当地豆农的焦虑。 俄亥俄州大豆协会执行董事科克·梅里特等业内人士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,加征关税措施如果长时间持续下去,将严重损害大豆种植户的收益。   关税持续时间越长农户损失越大  在位于俄亥俄州首府哥伦布市北郊沃辛顿镇的办公室里,梅里特告诉记者,如果加征关税措施持续数年时间,美国大豆种植户的长期收益将锐减。   俄亥俄州大豆协会提供的数据显示,2017年俄亥俄州大豆种植面积达500万英亩,为全美第七大大豆种植州,大豆行业对该州经济的年度贡献值超过亿美元,价值18亿美元的大豆销往海外,其中超过三分之一出口到了中国。   梅里特谈到,多年来中国一直是俄亥俄州大豆最大的出口市场,也是全美大豆的最大出口市场。 7月中国对美国大豆采取反制措施以来,美国大豆价格已下跌了20%。   根据俄亥俄州立大学的研究,当前美国大豆种植业若要实现收支平衡,最终平均售价需要达到每蒲式耳(1蒲式耳大豆重约公斤)美元左右。

  “现在多数农户的出手价格在每蒲式耳美元至美元之间,”梅里特给记者算了这样一笔账,“如果(额外)关税持续3年,大豆种植户将无利可图甚至亏本。

尽管美国绝大多数农户都购买了农业保险,但现在还没有专门抵御眼下这种损失的险种。

”  梅里特说,从目前统计看,单个大豆种植户的预估损失在万美元至20万美元之间,每家农户的年均纯收入从万美元降至万美元。 这一损失给大豆种植户带来的影响是毁灭性的,因为他们的日常投入居高不下,利润却很微薄。

  出口市场丢掉容易挣回来难  在沃辛顿以西的平原乡,农户弗雷德·约德经营着一个占地近1500英亩、传承了四代的家庭农场,目前主要种植大豆和玉米。 约德还曾担任过美国玉米种植者协会主席。   约德向记者抱怨,加征关税让俄亥俄州乃至整个美国中西部的农户面临“艰难时刻”,“按关税生效之后与生效之前的农产品价差计算,我差不多要损失10万美元”。

  约德说,随着收割季节到来,当前的市场局面“让人忧心忡忡”,因为多数农户不得不通过借贷来筹备随后的播种,包括购买种子、肥料、农药等。

  不久前,约德赴中国进行了为期两周的商贸旅行。 他说:“我们对未来感到不确定,今后市场会怎么变?我们该怎么办?”约德对记者诉苦,如果就这样失去了中国市场,那么俄亥俄州乃至全美的大豆行业都将遭受重创,因为没有哪个单一市场能够取代中国,中国有着当今世界最大的中等收入群体。

  梅里特说:“美国农户花了35年以上的时间才赢得中国这样一个大市场,他们不甘心将之拱手让给巴西等竞争对手。 ”当地一些农业专家警告,一旦农户收入下降,其涟漪效应将波及俄亥俄州地方经济乃至美国整体经济,汽车销售商、杂货店主、银行家等都会感到压力。

  农户更想要贸易而不是救济  农民们的连声叫苦促使俄亥俄州官员和议员就相关问题密集发声。

  俄亥俄州共和党联邦参议员罗伯特·波特曼已联手艾奥瓦州共和党联邦参议员乔妮·厄恩斯特和亚拉巴马州民主党联邦参议员道格·琼斯在国会提出议案,寻求约束总统随意对其他国家单边加征关税的权力。   俄亥俄州州长约翰·卡西奇近日在谈到美国政府采取的加征关税措施时说:“这些都是有损美国民众经济利益,特别是农户利益的政策。 ”  为安抚在贸易摩擦中受损的农民选民,美国政府此前公布了一项总额达120亿美元的农业救济方案。 卡西奇就此表示:“对农民而言,他们不想要救济,而是想要贸易。

他们希望卖出他们的产品。 ”  俄亥俄州议会议员马特·多兰接受记者采访时说,美国政府的救济措施会让农民难以保持竞争优势,“加征关税不一定会伤害政府,但会伤害个人和企业”。

  梅里特透露,多数美国农民认为联邦政府救济只是一种短期解决方案,“作为长期方案,我想大多数农民还是宁愿在中国、墨西哥、欧洲等国际市场上参与竞争”。

  梅里特说:“我们希望当前的美中经贸摩擦能以实现互利双赢的方式得到解决,也希望能够与中国继续长期保持这种双赢伙伴关系。 ”(新华社记者杨士龙李飞虎长远参与记者:徐静、苗壮、王迎)  (责编:刘晶(实习生)、樊海旭)。